化不可能為可能

主題:化不可能為可能

講者:鄭隆賓

🍀講者介紹

現任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器官移植中心院長、也是國內肝臟移植3大名醫之一的鄭隆賓,執行了1000多例肝臟移植手術,他是一位絕不輕易放棄幫人搶救「好肝」的醫生。

「當我的病人沒有悲觀的權利,我也沒有放棄病人的權利。」鄭隆賓認為,我們被患者尊稱為醫「生」,就要為患者的生命而努力。

🍀外科醫師的養成—打結拉平

打結縫合是外科的基本功,看似簡單易學,但是要把打結縫合做好還是需要一番的功夫。

需要從縫「塑膠套」的基本功,讓醫生熟悉縫合步驟,而換上香蕉皮就是加強「穩定」和「準確性」,稍有不慎香蕉皮就會破裂,最後縫合「小動物血管」難度大增,因為寬度大概只有兩根髮絲,考驗外科醫師眼力。

🍀肝臟移植

活體肝臟移植是目前亞洲台、港、日、韓最為盛行的肝臟移植方法,主要原因是亞洲地區的風俗習慣不鼓勵器官捐贈,以致器官來源缺乏。

Q1. 什麼是活體肝臟移植?

活體肝臟移植是指由健康成人身上取下部份肝臟,捐贈移植給五親等以內之親屬(如父母、子女或兄弟姐妹等)或有婚姻關係的配偶。

Q2. 活體肝臟移植捐贈者需符合什麼條件?

在法律層面上,捐贈者必須年滿二十歲之五等血親或姻親,如果年齡介於十八歲至二十歲之間者必須送衛生署專案審查。在醫療層面,必須血型相符、肝功能正常、無B肝C肝或愛滋病帶原,且捐出後的剩餘肝臟必須不致於不足捐贈者使用。

🍀器官移植推動

回溯40年的行醫生涯中,有34年都在器官移植領域披荊斬棘,除了致力於肝臟移植,臺灣與器官移植有關的公共事務,幾乎都是在我的主導或參與下完成及落實。

我曾擔任臺灣移植醫學學會理事長、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理事長與財團法人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首任執行長,從早期的腦死立法到器官捐贈的宣導以及器官公平合理的分配作業,都有我奔走推動的身影。

🍀無畏勇氣-挑戰不可能

我的移植團隊的特色就是不拒絕任何垂危的病人,也不放棄重度肝癌的病人,即使對一般醫院不願「冒險」開刀的高齡患者,只要心肺功能仍能承受大手術,我依然會為他們全力一搏。

一般而言,超過米蘭或舊金山大學基準的肝癌病人,肝臟移植的預後比較差,因此多半會被拒絕換肝,然而我的肝臟移植團隊依然展開積極治療,目前患者移植後5年的存活率分別為53.7% (超過米蘭基準)及52.9% (超過舊金山基準)。

再以高齡病人來說,按中國附醫院的活體肝臟移植經驗,77位超過65歲的患者,手術後的5年存活率高達75.4%,比65歲以下的患者還高,其中13位甚至已年逾7旬,但5年存活率仍有64.2%。

據統計,在中國附醫院換肝的病人,平均住院日數為15天左右,最快8天出院,不論住院中或術後門診的健保花費均為全國最低,大幅節省了健保資源。

🍀總結

「我不計較肝臟移植術後的總體存活率,更不在乎外界眼光,我只做自己認為對病人有益的事。」所以,我不斷突破觀念與技術瓶頸,例如將腦死者捐贈的肝臟盡量做到「一肝兩用」,也就是將一個捐贈肝分割移植給兩位患者,以及積極拓展肝臟捐贈者的條件,讓血型不相符合及B型肝炎表面抗原陽性的人亦可作為捐贈者。

「我不是患者及其家屬,也許無法了解為什麼他們願意為了幾個月到數年的壽命而拼拼看,但可以盡全力滿足他們的需求。」這是我為什麼一路走來不願放棄、拒絕任何一名患者的初衷,視每一名患者如同自己的家人般。

🍀心得收穫

聽完演講後,讓我聯想到最近公視新劇「生死接線員」講述的就是器官捐贈移植的故事,而器官捐贈移植需要醫療跨團隊合作,從加護病房醫師、護理師、醫檢師到手術室等,在其中賣力穿梭串起生命延續的「生死接線員」,就是器官勸募協調師、社工師和移植協調師。

根據財團法人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的統計,全台目前有15萬個執業護理師,但僅有62位護理師負責器官勸募工作,是屬於器官捐贈移植協調師的工作。

器官捐贈協調護理師的溝通工作,需要一段過程,這些過程有很長的一段就是必須陪伴家屬接受事實,在過程中,會遇到部分家屬的不諒解、甚至厭惡、謾罵等,而另一方等待捐贈的家屬,溝通也得面對他們急迫的心情。

每年有多少人等待器官移植捐贈嗎?據統計,2018年有9000多人在等待,但僅有327人捐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